[凡尔赛] nightmare

CP:Fabien/Claudine

Rating:G

Notes:

- 全文法比安第二人称视角

- 建立在第二季基础上的无脑改剧情

- 他们属于自己和彼此,ooc属于我

- 有刀,但相信我到最后真的是甜的


你坐在湖边。

有花开在她的墓边,那是星星点点的白色分布在绿色的草间。你叫不上那野花的名字,但你觉得她肯定知道;她也许还会知道那花的功用,在她的儿时这样的花也许曾经插在她头顶的发丝间。

你开始想象白色的花衬着女孩浅金色的头发。她穿着蓝色的裙子在湖边漫步,时不时停下来观察或采摘新的植物。你想象她在湖边的微风中回过头来,那时还没有...

是一个置顶。

直接叫萤/hotaru就好。

高三狗文手兼脑洞手,出没时间成迷,产出随缘。

音乐剧和smap是生命之光,影视剧四大墙头是EddieRedmayne/BenWhishaw/GeorgeBlagden/AlexanderVlahos。

有过激的鲁迅/雨果无脑吹属性。


目前可以看到的东西:

  • 悲惨世界:RER 双c

  • 九三年:郭文x西穆尔登

  • 音乐剧:LM伽弗洛什x1789夏洛特

  • 自我感觉不错的乱七八糟的文

  • 乱七八糟的手机摄影


未来可(sui)能(yuan)会发的东西:


  • 凡尔赛:波旁姐妹花 侍卫x医生

  • 汉密尔顿:Hamburr...

彷徨

是三月份的一次语文作业,因为写得还算比较好五月份的时候就被拿去演了。(详情见这里

近些日子出了些比较大的变故,不知为何又想起曾经自己亲手写下的台词来,觉得实在是不能再符合现在的境况。索性一并发上来存个档。

因为是小组作业,我并不享有全部版权。

——————————————————


人物

“我” (出自《孤独者》

魏连殳(出自《孤独者》

狂人(出自《狂人日记》

水生(出自《故乡》

宏儿(出自《故乡》

闰土(出自《故乡》

祥林嫂(出自《祝福》

吕纬甫(出自《在酒楼上》

阿Q(出自《阿Q正传》

夏瑜(出自《药》

红眼睛阿义(出自《药》...

拍照一时爽修图火葬场是我本人了(。
是跟着学校出门拓展和去公园里随便拍(并且用手机瞎**修过)的图w

[双C现代AU] love wins

是早上刷微博看到骄傲游行的金毛和Fra的图之后的激情产出。

(本来就只打算写个小短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口气儿写了1000+………)

头一次写双C会有ooc,还请见谅QwQ

——————————————


公白飞和安灼拉一起走在游行的队伍里。他们没有交谈,他知道安灼拉在等古费拉克带回的关于其他人的消息——ABC的朋友们当然不会错过巴黎的骄傲游行。

不过公白飞却没在想游行的事情,虽然他想的的确也是古费拉克。古费拉克前一天晚上还发短信给他抱怨过房租的事情,自从换了个兼职之后他每月的开销就有点吃紧了。他寻思着自己的室友前不久刚因为毕业搬了出去,而且房租也确实比古费拉克现在住的地方要便宜许多...

[街垒日] forgettable

就是这两天突然想到的一些东西,码了两个晚上居然还能赶上街垒日…有点不可思议。

写得比较急没来得及查资料,肯定有与史实严重不符的地方,请一定不要当真。

文中出现的所有人物都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街垒日快乐。

————————————


格朗泰尔没有想到人死之后还会死第二次。这次的死亡是缓慢的,也丝毫没有任何痛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之后会去向哪里——或许是真的“不存在”了?喝不了酒的幽灵躺在酒馆的屋顶,把手伸到自己的眼前。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比前几天更加透明了,他甚至可以透过自己的手掌看到后面的星空。

这件事情他一直没有告诉告诉任何人,包括安灼拉。事实上他还是通过安灼拉...

大概是40fo福利(?)

其实只是一个准高三最后想要浪一会儿的挣扎。

总而言之感谢关注…!

随便弄了个提问箱(戳这里

有各种想问的/想吐槽的都请自由地w

(回答请见子博客

[RER衍生] 生命尽头

写在前面:

  1. 依旧是为了满足一己私欲的激情码文…最近在看《凡尔赛》的缘故,写了王弟和一点点乱七八糟的演员梗进去(。

  2. 我都不知道这算啥au了…也许算是个一粒沙au?反正还是RER就对了,是死神R与人类E的故事。

  3. 不要跟一个理科生谈历史,就当所有史向都是我编的

  4.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你吻我吧,肖。”

格朗泰尔站在窗边对我说道。金色头发的青年人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紧紧闭着眼睛,神色平静得仿佛只是睡着了。

我偏了偏头,表示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什么。但其实我明白。

“我不要当死神了。”他低声说道。

我向他走近。他从衣服里扯出自己的项链,...

人生如梦,戏如人生

这是个幻觉,还是个清醒的梦?

音乐已然消逝——我醒着,还是在沉睡?

——约翰·济慈《夜莺颂》


每次看剧都会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我曾数次梦回十九世纪某个夏初硝烟弥漫的巴黎街道、十八世纪末风起云涌大业待兴的美洲大陆,抑或者是漫漫撒哈拉沙漠中璀璨的星空之下……只不过当我沉浸在这样的梦中完全不知身同外客时,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是一个创造梦境的人。


这个梦的缘起就是我某个周二的上午的自习课想到的故事。

最初的版本其实很简单,就是魏连殳在目睹了世上很多不尽如人意和失望的地方之后,在最后的最后仍然“奋然而前行”。当时就定下了三幕戏里“救救...

一个九三年的超短打
cp:西穆尔登/郭文(斜线无意义)
不知道为什么文字版被屏蔽了…依旧是只存在于脑补中处刑前夜的if世界线。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二模考前一个小时还有心情码这个(。

© 草薙萤|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