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飞行员AU] 黎明边境

Notes:

- 飞行员!E / 电报员!R

- 取材于圣埃克苏佩里《风沙星辰》

- 算是语文考试后手撕评分标准未果的报社之作(?)

- 没考据过年代设定,可能不太严谨

- 是和某作品的伪crossover

Warning:

主要角色死亡暗示


格朗泰尔被雨声吵醒。他感到头很痛,还没有完全康复的腿也很痛。雨点敲打着他头顶的窗户,路灯冰冷的光线透过玻璃,将水流蜿蜒的影子投进室内。他抓过身边的酒瓶,掂量了一下重量后颓然扔回地上——他早在睡过去之前就把里面的酒喝干净了。

我想在这里睡到死去,却从未如...

[原创] 8102.9.21

——我的名字叫肖,现在是8102年9月21日深夜。我偷偷录下了下午时跟老师的一段对话,并且希望多年以后这段录音能够有用。

——不论何种用途,只要它能够被听到就好。


(沙沙声)


“我爷爷说,这本小说在多年以前的版本里有很多关于政治、历史和文化的说明和议论。是这样吗,老师?”

“也许是吧。不过你的爷爷也可能是患了阿尔兹海默,在说胡话。”

“我的爷爷从不说胡话,他很清醒。他说那是他的爷爷告诉他的;他的爷爷是个历史学家。我的爷爷还把当初的视频翻出来给我看了——老师,那时的纸质书真的好厚。”

“那我想他有可能是对的,尽管这可能性很小。”

“我的爷爷是个文学家...

[悲惨世界] 同舟共济-上

Rating:G

Notes:

- this war of mine(这是我的战争) AU,背景设定并不自洽(。

- 有ER发展和双c暗示(后者本篇暂时没有)

- 会有主要角色死亡(本篇暂时也没有)

- 上篇为6000+长(?)文,下篇随缘更新,祝食用愉快


“What we have, we have to share.”


安灼拉一边清理碎石一边后悔自己前几天为什么会让格朗泰尔带了铲子出去——等他踏着黎明的阳光回到他们的庇护所时,他们唯一的铲子已经换成了一卷绷带和三个罐头。尽管那三个罐头让他们在一个星期以来唯一一次吃了点...

[凡尔赛] nightmare

CP:Fabien/Claudine

Notes:

- 全文法比安第二人称视角

- 建立在第二季基础上的无脑改剧情

- 他们属于自己和彼此,ooc属于我

- 有刀,但相信我到最后真的是甜的


你坐在湖边。

有花开在她的墓边,那是星星点点的白色分布在绿色的草间。你叫不上那野花的名字,但你觉得她肯定知道;她也许还会知道那花的功用,在她的儿时这样的花也许曾经插在她头顶的发丝间。

你开始想象白色的花衬着女孩浅金色的头发。她穿着蓝色的裙子在湖边漫步,时不时停下来观察或采摘新的植物。你想象她在湖边的微风中回过头来,那时还没有长到可以盘起来的头发...

是一个置顶。

统一了一下各路社交网站上用的名字,叫夏裕/Mushaw都可以。

高三狗文手兼脑手,出没时间成迷,产出随缘。

音乐剧和smap是生命之光,影视剧四大墙头是EddieRedmayne/BenWhishaw/GeorgeBlagden/AlexanderVlahos。

演员梗狂热爱好者。只有我没了解过的作品没有我玩不起来的梗。

过激的鲁迅/雨果无脑吹属性。意思是他们的作品说不上第一牛逼也是超级牛逼,谁骂他们我咬谁。


目前可以看到的东西:

  • 悲惨世界:RER 双c

  • 九三年:郭文/西穆尔登

  • 音乐剧:LM伽弗洛什x1789夏洛特

  • 凡尔赛:Fabien/Claudine...

彷徨

是三月份的一次语文作业,因为写得还算比较好五月份的时候就被拿去演了。(详情见这里

近些日子出了些比较大的变故,不知为何又想起曾经自己亲手写下的台词来,觉得实在是不能再符合现在的境况。索性一并发上来存个档。

因为是小组作业,我并不享有全部版权。

——————————————————


人物

“我” (出自《孤独者》

魏连殳(出自《孤独者》

狂人(出自《狂人日记》

水生(出自《故乡》

宏儿(出自《故乡》

闰土(出自《故乡》

祥林嫂(出自《祝福》

吕纬甫(出自《在酒楼上》

阿Q(出自《阿Q正传》

夏瑜(出自《药》

红眼睛阿义(出自《药》...

[双C现代AU] love wins

是早上刷微博看到骄傲游行的金毛和Fra的图之后的激情产出。

(本来就只打算写个小短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口气儿写了1000+………)

头一次写双C会有ooc,还请见谅QwQ

——————————————


公白飞和安灼拉一起走在游行的队伍里。他们没有交谈,他知道安灼拉在等古费拉克带回的关于其他人的消息——ABC的朋友们当然不会错过巴黎的骄傲游行。

不过公白飞却没在想游行的事情,虽然他想的的确也是古费拉克。古费拉克前一天晚上还发短信给他抱怨过房租的事情,自从换了个兼职之后他每月的开销就有点吃紧了。他寻思着自己的室友前不久刚因为毕业搬了出去,而且房租也确实比古费拉克现在住的地方要便宜许多...

[街垒日] forgettable

就是这两天突然想到的一些东西,码了两个晚上居然还能赶上街垒日…有点不可思议。

写得比较急没来得及查资料,肯定有与史实严重不符的地方,请一定不要当真。

文中出现的所有人物都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街垒日快乐。

————————————


格朗泰尔没有想到人死之后还会死第二次。这次的死亡是缓慢的,也丝毫没有任何痛苦;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之后会去向哪里——或许是真的“不存在”了?喝不了酒的幽灵躺在酒馆的屋顶,把手伸到自己的眼前。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比前几天更加透明了,他甚至可以透过自己的手掌看到后面的星空。

这件事情他一直没有告诉告诉任何人,包括安灼拉。事实上他还是通过安灼拉...

大概是40fo福利(?)

其实只是一个准高三最后想要浪一会儿的挣扎。

总而言之感谢关注…!

随便弄了个提问箱(戳这里

有各种想问的/想吐槽的都请自由地w

(回答请见子博客

人生如梦,戏如人生

这是个幻觉,还是个清醒的梦?

音乐已然消逝——我醒着,还是在沉睡?

——约翰·济慈《夜莺颂》


每次看剧都会有一种做梦的感觉。我曾数次梦回十九世纪某个夏初硝烟弥漫的巴黎街道、十八世纪末风起云涌大业待兴的美洲大陆,抑或者是漫漫撒哈拉沙漠中璀璨的星空之下……只不过当我沉浸在这样的梦中完全不知身同外客时,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是一个创造梦境的人。


这个梦的缘起就是我某个周二的上午的自习课想到的故事。

最初的版本其实很简单,就是魏连殳在目睹了世上很多不尽如人意和失望的地方之后,在最后的最后仍然“奋然而前行”。当时就定下了三幕戏里“救救...

© 草薙萤_Mushaw|Powered by LOFTER